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口述:老婆一跟我吵架就去男閨蜜傢住

而是資源整合的競爭,是終端消費者的競爭,誰能夠持有資源,現領
妻子有一位貼心的“男閨蜜”

  和妻子曉珂結婚四年,從我倆談戀愛第一天開始,那個“男閨蜜”(稱他為東吧)就和魂兒似的,整天繞在我的生活中。和妻子的姻緣是我的上司給牽的線,東就是他的兒子。當時我在公司還是一個普通的小職員,上司看我能幹,人也不錯,就把他世交好友的女兒曉珂介紹給瞭我。

  第一次在咖啡館約會見面時,曉珂就帶著東,一開始還以為是她的親戚,最後我們三個人起身告辭時,東拍著曉珂的肩膀對她說:“這是個好男孩,你可別錯過。”他自我介紹一番後,我才明白他就是上司的兒子,和曉珂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。按說一個女孩子約會,大都會帶著女友或傢人,曉珂卻和好哥們兒一起來,當時我也沒多想這些細節,或許是她的傢人特意讓他來把關的。

  談戀愛時,曉珂告訴我,她父母和東的父母是大學時期的校友,兩傢大人工作成傢後也相處得非常要好,東比她大一歲,在曉珂眼裡,東就如兄長一般疼愛照顧她。從小到大,她就是東的跟班兒,誰欺負她,東總是擔當保護的責任,兒時彼此間相互的糗事,是他倆成年後最純真的回憶。

  我曾開玩笑地問過曉珂:“東也很優秀,你們一起長大,怎麼沒在愛情上有所發展呢?”曉珂狠狠地瞪瞭我一眼:“從小長大就得做夫妻啊?我倆是那種懂得對方,能說知心私密話,甚至能一起逛街的好朋友,愛情和友情是兩碼事。”

  當時在戀愛階段,並沒有感受到東的存在會影響我的生活,但讓我很不舒服的是曉珂與東的相處有點隨意,毫不誇張地說,��倆約會十次,其中八次就有東的身影,正是卿卿我我的時期,身邊總有一個“電燈泡”照著,也覺得有些別扭。有一次,我約曉珂一起去爬山,想不到同她來的還有東,本來是兩人的甜蜜約會,這下成瞭“三人行”。

  曉珂累瞭,東會主動伸手去拉她,幫她拿包,給她遞水,東流露出的自然體貼,讓我反而顯得很多餘。我將自己心裡的小疙瘩說給曉珂聽,她哈哈一笑,說我小心眼:“我愛的是你,東就和大哥一樣,我和他根本就沒有愛情的感覺,你吃哪門的醋啊?”或許也是自己多心吧,誰還沒個投緣的異性知己呢!婚姻中總有一個疑似“婚外情”的男主角

  說句小心眼兒的話,我也仔細觀察過,東與曉珂在平常的交往中很自然,不知道的真以為他們是兄妹倆,現今都是獨生子女,大都沒體驗過手足情,有這麼一分血緣之外的情誼也很難得。可走進婚姻我才感覺到,“男閨蜜”讓我的傢庭很不和諧,因為妻子有時候根本分不清我和東的位置,她的愛與感知似乎隨時都在分給兩個不同的男人。

  記得我倆都領結婚證瞭,有一天,曉珂去購物,給我買瞭一件淡藍色的襯衣,回到傢,她拿出衣服讓我試,看我穿著挺合身,曉珂順嘴說瞭一句:“我給東也買瞭一件,你倆的身高膚色都相近,穿藍色最帥氣。”妻子的話讓我怎麼聽都不舒服:“你還給東買衣服?”“這有什麼,我經常幫他買衣服。”我的疑問在妻子眼裡好像有點大驚小怪。這件藍襯衣我一直沒挨過身,想著另外一個男人身上穿著妻子買的相同的衣服,我心裡就疙疙瘩瘩的。

  像這些小事情我也隻能在心裡悶著,和妻子說吧,又怕她說我心眼小,再說倆人也真沒什麼。盡管我平時也提醒妻子結婚瞭,最好和東能夠保持距離,但曉珂總說,東就和哥哥一樣,有什麼可避嫌的。最終這些小積怨引發瞭我們夫妻間的矛盾。

  那是我倆婚後第一次因為瑣事吵架,倆人都心高氣盛,誰也不肯讓誰,曉珂一怒之下拿起包就出瞭傢門。她一夜沒回來,我以為她回娘傢瞭,第二天清早,便去瞭嶽母傢想著把她接回來。到嶽母傢,沒看見妻子,便問嶽母,她一臉驚訝:“曉珂沒回來啊?你倆生氣瞭?”我的心也有點慌亂,擔心妻子出事。嶽母猛地一拍腦門:“肯定去東那裡瞭,這閨女一生氣就去她東哥傢。”

  當時東還沒結婚,一個結瞭婚的女人和老公吵幾句嘴,就去“男閨蜜”傢,這也有點說不過去吧?見我臉色不大好看,嶽母好像也明白什麼瞭,趕緊向我解釋:“小潘,你別多心,曉珂從小就這樣,東父母的傢就和她第二個傢差不多,她受點委屈就去那邊,等她回來我好好說說她。”面對老人的善言,我也隻能勉強笑一笑。

  敲開東的傢門,曉珂果然在他傢。當時我進去,曉珂還在東的房間睡覺,我那氣真是不打一處來,但還不能發作。東和他的父母看見我來瞭,都熱情地招呼,東的父親笑著說:“曉珂在我這哭瞭一夜,趕緊哄哄她吧。”東也在一旁勸道:“夫妻間哪有不吵架的,昨晚我勸瞭她好半天,我們是男人,你多讓著她點,這丫頭被我們都寵壞瞭。”

  當時那個場景,不知道的真以為我是外人,好像東才是她的老公。接曉珂回傢後,我倆又大吵起來:“你是有傢的女人,生瞭氣跑到外人傢,還在別的男人臥室裡睡覺,你不覺得過分嗎?”“這有什麼過分,東昨晚是在客廳沙發上睡的,況且還有他的父母,我倆從小的友情,你怎麼總往歪處想呢?”

  曉珂毫不示弱地反駁,指責我沒有男人的大度,我怒吼地反擊瞭她一句:“假如我也有個‘女閨蜜’,生瞭氣跑到她那裡,你怎麼想?我們是夫妻,做事情得考慮一下對方的感受。”我的問話讓曉珂不再爭辯,看來我要真去瞭“女閨蜜”傢,她同樣也受不瞭。婚姻外的男女真有純粹的友情嗎

  後來曉珂也意識到她和東的相處不可能再和單身時那樣隨意,有瞭婚姻就得顧全到整個傢庭的和美,她對東也刻意地有所疏離。隨著東的結婚,彼此都有瞭傢庭,尤其是東的妻子,出於女人的敏感,她很排斥曉珂,就連曉珂去看望東的父母,她也會把不滿的情緒表現在臉上。

  這也不能怨東的妻子,愛情的確是排他的。雖然曉珂和東的來往不像以前那麼密切,但有些事情還是讓人難以接受,就好像疑似“婚外情”,總在你平靜的生活中出現一些小波浪。

  去年秋天東的奶奶去世,今年清明節是老人的第一個祭日,因為老人的墳墓在農村老傢,清明節那幾天東的傢人沒空回老傢上墳,就按照風俗,在清明節當天深夜12點,對著老傢的方向燒一些紙錢,以此寄托哀思。按說這事兒本來和我沒關系,可東的妻子一個電話,讓我品嘗到“男閨蜜”給兩個傢庭都帶來瞭不愉快。

  清明節第二天上午,我接到東的妻子打來的電話,接通電話,明顯能感受到她的氣憤:“小潘,也不管管你傢曉珂,東給他奶奶燒紙,她湊什麼熱鬧?”我並不知道妻子和東一起去燒紙這事兒,還向她解釋曉珂頭天回娘傢住瞭。“她當然是在娘傢住瞭,你問問她,幾點回的娘傢,你怎麼特喜歡戴綠帽子呢?” 這句話徹底激怒瞭我:“夠瞭,管好你的老公吧。”我氣憤地掛掉電話,立刻給曉珂發瞭條短信,讓她趕緊回傢。

  曉珂一進傢門,我滿臉怒氣問她:“你昨天到底做什麼去瞭?”“在我媽傢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“你幾點回去的?”妻子似乎感覺到什麼瞭,她有點委屈:“我不是怕你瞎猜疑嗎,我和東一起去給他奶奶燒紙瞭,最後是東把我送回去的。”“他是你什麼人?深更半夜讓別的男人送你回娘傢,你不怕別人說閑話,你知道他妻子怎麼損我的嗎?”

  我一連串的質問,讓曉珂氣得直掉眼淚:“我怎麼就不能去燒紙瞭,我小時候幾乎是東的奶奶照顧大的,我對老人也是有感情的,你們怎麼就那麼心眼窄啊?難道結瞭婚的男女就不能有純粹的友情嗎?”我憤怒地對妻子吼道:“住嘴,從今以後和你那個‘男閨蜜’徹底分開,否則就離婚,甭成天不明不白的,搞得兩傢人不得安寧。”自個兒的媳婦我最瞭解,我倆夫妻四年多,她的人品我也明白,可生活中總和一個“男閨蜜”走這麼近,能不讓人往別處想嗎?凡是知道內情的朋友,都說我吃飽瞭撐得沒事做,這麼優秀的媳婦兒還舍得亂猜疑。他們更是用超能量的大度告訴我,婚姻就那麼回事,你千萬不能有“情感潔癖”,否則這日子真就沒法過瞭。

  但讓我窩心的是成天為這麼個“男閨蜜”鬧別扭,弄得兩傢人都不開心,在公司上班,東的父親看見我一個勁兒地解釋,東也發短信保證他們的清白,你說這是何苦呢?倆人別走那麼近不就沒事瞭。

  我一直記得��子那句問話:“結瞭婚的男女就不能有純粹的友情嗎?”這話還真沒法回答她,反正我感覺男女之間的關系相當微妙,那個尺度是不好把握的。說實話,我的故事很簡單,也沒什麼跌宕起伏的情節,尤其一個大男人傾訴這事情,肯定會有人笑話我小心眼兒,但我就是想問一下大傢:男人和女人在婚後真能保持純真的友誼嗎?

  主持人的話

  有些女性之所以喜歡結交類似“男閨蜜”的友情,是因為男人能客觀理性地分析問題,是女人精神層面的交流密友。但這種友情似乎隻適合單身時相處。婚姻中的夫妻,一方做事,首先應該考慮到對方的感受。顯然,曉珂的做法有所不妥,沒有設身處地替丈夫考慮,畢竟愛情是自私排他的。

  “男人女人是否有純粹的友情”,或許永遠沒有肯定的答案。男女之間的友情好似一層薄紗,稍有不慎便會失之毫厘,謬以千裡,此度相當難把握,是需要大智慧的。最後想對潘嶽說一句,婚姻更需要信任做基礎,猜疑過度,會讓愛情腐爛,與其疑心,不如用信任讓傢庭得到安寧,婚姻也需要適度的自由呼吸。
消費預計未來五年將會有200萬保險人員失業,其他保險公司將何去何從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